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中国制造突围需要“工艺精神”_6

2019-06-09 14:05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恒隆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陈启宗是一位成功的企业家,但是最近却摇身一变成为了网红。原因在于他所写的一份《2015年中期致股东函》在网络上、微信朋友圈中广为传阅。在这篇文章中,陈启宗以一个实业家的角度,深入浅出地分析了自己对于中国内地及中国香港经济的看法,并表达了对零售业即将进入寒冬的担忧。

  面对突然而来的热议,陈启宗倒是显得很淡定。恒隆财报上的《致股东函》我已经写了25年,都是我自己写。写得最长的《致股东函》有两万多字,我也没想到这篇反响这么强烈,这大概是互联网的魔术吧,很容易就转发。陈启宗在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近日,陈启宗出席由复旦大学管理学院发起创办的2015复旦全球领袖论坛时,再次展现了他对经济形势的独到看法。在陈启宗看来,美国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个国际制造中心,而欧洲正在等待一个强势领导人的出现,至于中国如何在未来的竞争中继续拔得头筹?陈启宗的答案是一把扇子。

  在演讲的最后,陈启宗从西装口袋掏出一把产自日本的精美扇子,却遗憾地表示在中国找不到类似的产品。陈启宗说,如果能在国内买到这样的扇子,我还愿意付更多5到10倍的价格。这把扇子的价格贵5倍没关系,但是它体现的是工艺精神。中国人能不能做出这么漂亮、这么精美的扇子呢?

  陈启宗认为,在全球经济飞快发展的当下,中国制造业崛起既需要创新科技,也必须坚守工艺精神。

  制造中心重回美国

  陈启宗是上世纪50年代生人,在他成长的过程中,一直对美国货的印象非常好。当时,美国正迎来二战之后的蓬勃发展时期,各项军用技术转化成民用产品,使得美国成为世界上名符其实的制造业中心。

  但是随着美国人力成本的不断上升,越来越多的美国企业主选择将生产基地迁至海外。中国、日本、韩国等地不断崛起,成为制造业新的重点地区。

  通用公司的战略转移是美国制造业海外移民的一个缩影。美国制造业就业人数在1979年达到1960万的峰值后,随着企业生产外包和机械化设备的使用而逐年下降。从2000年开始,全球产业化大潮风起云涌更是加速了这一过程。此后10年间,美国制造业工作岗位的失血速度是之前20年的7倍。

  但陈启宗认为这一趋势或许正在逆转过程中。他在演讲中表示,自己有许多在中国做制造业的朋友,曾为沃尔玛超市等企业供货或者代工,现在他们都打算关闭在中国的工厂迁往美国。

  而改变这一形势的关键是工业4.0、3D打印机等技术的出现。陈启宗认为,有了这些新技术的发展,劳动力可能不是生产要素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了。而至于制造业所需要的其他生产要素,美国都有。

  制造业必须要有的技术、资本、管理经验、土地美国什么都有。能源方面,全世界最便宜的天然气就在美国。陈启宗说。

  我每年都受邀到墨西哥发表演讲。墨西哥商界很担忧中国的崛起,怕中国廉价的劳动力会抢了他们的工作机会。但是我告诉他们,你们这个担忧是毫无根据的,你们不应该担忧中国的崛起,你们应该担忧美国。中国和美国之间的劳动力成本正在不断缩小。我相信在未来的十年到二十年,美国会成为下一个全球的制造业中心。

  欧洲缺强势领导人欧洲那边食物好吃,酒也好喝,不像美国只有旧金山、洛杉矶和纽约的东西还能吃吃,但欧洲那边也有问题。陈启宗话锋一转,将目光从美国拉向了欧洲。

  自2011年欧债危机爆发之后,欧洲经济似乎一直处于寒冬之中。除了持续上演的希腊债务危机之外,欧洲经济长期深陷低通胀的泥沼中,其复苏前景令人担忧。

  我曾经问过基辛格,欧洲会怎么样呢?他说没什么希望,基本上他不太喜欢欧洲。陈启宗说。

  而这或许也是陈启宗对欧洲的看法。他在演讲中表示,20年前自己对中国大陆一无所知,但是决定在这里投资,因为这里有希望、有潜力。如果背后有东风,你就可以游得很远。

  但是欧洲没有这股东风的力量,也不能借力,你如何奋起搏击、逆水行舟?这个很难。陈启宗说,全球的经济增长不会来自欧洲,而死气沉沉的欧洲亟需出现一个强势的领导人,带领欧洲重新复兴。

  此外,陈启宗还谈及了日本及韩国的经济。他认为如果日本不能改变目前的人口负增长趋势,那么随着人口数量的下降,未来经济会遇到更大的难题。而韩国虽然在过去20年间的经济增长很快,但问题是过于依赖包括三星及LG在内的大企业发展,LG和三星做得很好,但现在华为和小米都是它们有力的竞争对手。

  所以我们要观察时局,看到全球的大势之后就可以看出自己在世界上的位置,自己下一步怎么做,把你的钱和未来投资在哪里。作为一个布局全球的投资家,陈启宗给出了自己的忠告。

  创新需要工艺精神

  如今,创新正成为中国发展过程中的新标签。而资本是撬动初创企业的杠杆。陈启宗说,自己过去曾投资过搜狐、携程等信息技术公司。在他看来,企业创新固然讲究技术,但更重要的一点是坚守。

  而在陈启宗眼中的坚守主要是指对工艺精神的坚守。从一个民族来讲,当然需要高科技,但是除了技术以外,还有一些东西是所有人都要去关注的。但可能95%甚至99%的人都看不起这个东西:秉持工艺精神和继承工艺传统。但这是中国真正要变成一个强国而非仅仅是大国所必须要拥有的特质。

  而文章开头提到的扇子故事就是陈启宗有感而发的感悟。但陈启宗强调,只有将这种工艺精神运用到制造业上,中国制造业才能进入全球领先的行列。

  在观众问答环节,陈启宗讲述了自己和小米创始人雷军见面的故事,表达了自己对中国制造业未来的信心。我第一次和雷军见面的时候,他把产品拿给我看,我觉得即使是包装都是世界一流的水平。这其实是一种工艺精神的体现。上世纪50年代的时候,日本制造也是产品质量低的代名词,但是20年后,日本制造就成为了产品质量的保证。

  我的儿子告诉我,中国制造的东西质量不怎么样。但是我告诉他,你最好小心一点,也许15年、20年之后,中国制造的产品就是世界上最高的品质了。陈启宗说。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