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
我们
投稿
反馈
评论 返回
顶部

内容字号: 默认 大号超大号

段落设置: 段首缩进取消段首缩进

字体设置:切换到微软雅黑切换到宋体

害死尤二姐的不止王熙凤,贾琏的这三个行为也

2019-05-15 09:46 出处:未知 人气: 评论(

红楼二尤是红楼梦中一对悲情姐姝花,性烈如火的尤三姐为柳湘莲殉情自刎,懦弱柔顺的尤二姐被王熙凤骗进大观园吞金而逝,让人嗟叹。

贾琏爱恋二姐的美貌多情,二姐看中贾琏的风流多金,两人各取所需,如胶似漆,好的是蜜里调油,可为什么被尤二姐视为终身依靠的贾琏,最终未能保护好她,使其吞金自杀,走上和尤三姐一样的悲剧命运呢?

很多人都以为尤二姐之死是王熙凤一手造成的,论责任,贾琏也难辞其咎,他的几个行为也是不可原谅的。

一、被凤姐虚情假意的贤良表面蒙蔽

贾琏偷娶尤二姐,在花枝巷金屋藏娇,凤姐乘贾琏到平安州办事之际,雷厉风行,打了个短平快,亲自上门,降尊纡贵,把二姐请入了大观园。

贾琏事毕回到花枝巷,见人去楼空大吃一惊,其实这时候他就应该有所警觉,但他很快被凤姐虚情假意的言行所蒙蔽。

“回来见凤姐,未免脸上有些愧色,谁知凤姐儿他反不似往日容颜,同尤二姐一同出迎,叙了寒温。”

按理说凤姐知道此事,应该勃然大怒,如此殷勤相待,实属反常,却并没有引起贾琏的疑心,对于凤姐的一番美意,反而是照单全收,喜不自禁。

一向强势的凤姐如今做小伏低,仿佛一夜之间成了贤妻良母,让一直生活在凤姐光环下的贾琏很是受用,心情大好,放松了警惕,沉浸在娇妻美妾的齐人之福中乐不可支。

凤姐甜言蜜语的哄过了二姐,又故伎重演,再来哄骗贾琏。贾琏其人,正如后来秋桐所言是个“棉花耳朵的爷”,面活心软,没有防范意识,永远把事情往好的方向考虑。

凤姐过了明路,名正言顺地把二姐置于自己的掌控之下。贾琏没有想到的是,凤姐殷勤的面容下,是充满杀机的冷笑。

二、秋桐的得宠让二姐暂时被抛在脑后

贾琏虽好色风流,但也算是贾府子孙中办事得力之人,他因事情办得好,不想好事成双,贾赦夸他办事得力,把年轻娇美的丫环秋桐赏了他。

幸福来的如此之快,如此之多,让贾琏几乎应接不暇,立刻和这位更加年轻的新宠打成一片,难分难舍,把二姐也抛到脑后,只秋桐一人是命。

作家闫红说贾琏这个世家公子,对于女人,是喜新不厌旧,新晋姨娘尤二姐转眼之间就成了昨日黄花,虽然贾琏对她还算不错,但二姐在贾琏心中的位置已明显靠后,落入第二梯队。

秋桐恃宠而骄,成日里指桑骂槐,惮压二姐,凤姐步步为营,慢慢撕下了虚伪的假面,磨刀霍霍,意图借刀杀人,二姐处境日益艰难,生活待遇直线下降,陷入了四面楚歌的境地。

这一切都发生在贾琏的眼皮底下,他不是不知道,只是懒得理会,此时的他正沉浸在秋桐的温柔乡中,只见新人笑,哪见旧人哭,只顾自己一味高乐,根本就无暇他顾。

?三、糊涂大意请了个催命的胡庸医

即便如此,尤二姐亦没有对生活和未来绝望,因她已经怀孕。本来可以趁此机会东山再起,日后既使丈夫靠不住,也有自己的孩子可以依傍,可是粗心大意,糊涂行事的贾琏请来了催命的胡太医,安胎药开成了堕胎药,将二姐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身心受到重创。

贾琏请的胡太医,直接葬送了他自己的儿子,也把二姐送上了不归路。

有人说,胡庸医被凤姐重金收买,用虎狼之药使二姐堕胎。即便如此,做为一家主的贾琏也有失察之过,人命关天,况且生育之事,事关重大,怎可随随便便、如此草率的请一个根本自己根本就不了解的医生?

孩子的意外流产加上秋桐的嘲讽谩骂使二姐彻底丧失了生活的勇气和信心,成为压倒她的最后一根稻草。

综上所述,尤二姐表面上是被凤姐秋桐折磨而死,成为封建妻妾斗争的牺牲品,而在实际上,作为斗争的中心人物贾琏,无论如何也难辞其咎。

在三姐身处险境、最需要帮助的时候没有挺身而出,施以援手,而是不闻不问,任由事态发展,逼得二姐走上绝路。

公子哥儿自私自利、得过且过的本性决定了他不可能与凤姐为敌,也不可能为二姐舍弃新欢秋桐,他的人生理想就是纵情享乐,但求自保,哪里还想得到保护他人?即使这人是他曾经倾心相爱的女人。

他只能佯做不知的袖手旁观,看三个女人为了他而殚精竭力、明争暗斗,看二姐日益憔悴衰弱、枯萎下去,直到吞金殒命,他才如梦初醒,抚尸大哭。

饶是如此,凤姐不肯多拿钱发葬,贾琏也不敢与之翻脸,只得悄悄地拿了平儿偷出来的二百两银子,发葬了三姐了事。

他心中想必是痛恨凤姐的,只不过他可曾想到,“我不杀伯仁,伯仁却是因我而死”,二姐之死,他自己也有一份不可推卸的责任?

分享给小伙伴们:
本文标签:

更多文章

相关文章

评论

发表评论愿您的每句评论,都能给大家的生活添色彩,带来共鸣,带来思索,带来快乐。


Copyright © 2002-2017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